杂食爬墙党。
rps国内吃ky,老张是本命,日本吃翔润,欧美吃鲨美哈梅,最近食用亨本,足球圈本命哈维梅西,娱乐圈小墙头taron
日漫欧美电影电视剧各种cp基本都吃,最近沉迷DC家,欢迎交流
【一般不逆不拆 题目标明cp 勿ky

药(一)

“师叔,你在家么?师叔?”黄渤听到门外有些急切的声音皱了皱眉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书走到门口开了门。果不其然,门外十岁出头的少年眉宇间满是焦急,右手手臂向内环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兔子的下半身还在隐约渗出血迹,把少年的白色单衣都染上了一小片的红色。

少年见他开了门,急到有些眯起的眼睛一下睁大亮了起来,眼底满是哀求的望着他。黄渤被这么盯着头皮有点疼,看看少年左手抓着两个纸袋子,认命地把人迎了进门,嘴上倒是不忘抱怨两句:“小艺兴啊,你师父又去哪儿浪去啦?你别和你师父一个德行捡啥都想救行么?你黄师叔我最擅长弄死这些个东西了。”

被称作“小艺兴”的少年似乎早就习惯了师叔的唠叨,熟门熟路的跑进了内室,把小兔子放在石台上,回过头向着不紧不慢走过来的黄渤挥了挥左手的纸袋子:“师叔,我又忘了师父之前说的这两种草药是按什么比例调和止血比较快。”见黄渤走了过来接过两个袋子,少年的声音轻了一点,“师父今天傍晚前下山了,京城王家派了人过来,说是城中最近闹起了瘟疫,非他亲自出马不可。”黄渤边听他解释边从两个袋子里各抓了一把扔进臼里,拿起杵看似漫不经心但明显熟练地捣起药来。少年的声音脆生生的带着南方的口音,一不小心尾音向上特别像是在撒娇,黄渤之前有的再大的火气都被这糯米一样的声音浇得一干二净了。

少年叫张艺兴,是黄渤同门师兄,人称黄药师的黄磊一年多前带到这深山里来的。据说他是从小被外族收养的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想偷溜入京,结果没有半点戒心地被随行的人在进京前骗走了所有的盘缠。连汉族的语言都说不上两句的少年在城门外不知所措时被正巧要进京为人治病的黄磊“捡”到了,对外族语言略有涉猎的黄药师估计也觉得这少年有眼缘,大概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带上了他,美其名曰“养个孩子”。处理完正事之后黄磊和少年详谈了一番,最终少年拜了师,还得了“张艺兴”这个汉人名字。

花了几天时间在京中陪少年看了看汉人的城市,黄磊把艺兴带回到深山里的第一天,他师弟黄渤就死皮赖脸的要来继续欣赏“黄小厨”的手艺,黄磊也落得个方便,把新徒弟给师弟引见了一番。虽说师出同门,偏偏黄磊这个黄药师继承的全是行医的手艺,黄老邪黄渤则是对蛊毒一类颇为了解。几天的相处后,黄磊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便一不做二不休,贿赂了师弟也来传授传授自己徒弟技艺。虽说黄渤开始颇有点怨念,自己也就是嫌麻烦才不肯收徒弟,本以为师兄应该更懒,没想到不仅收了个徒弟,还是个外族的,更重要的是,这个小毛头的反应还不怎么灵敏。好在艺兴不怕吃苦,勤学好问,对师父师叔都特别尊重,没多久就不用再说外族的语言,用汉族语言和师父相处起来更是时时刻刻都不忘撒撒娇,也正巧是投了黄磊的性子,于是,艺兴便住在了京城外的深山里,和师父学习医术,偶尔和喜欢欺负自己但又挺疼自己的师叔学习一些山中常见草药的毒性药理。

【TBC】

短篇,一周内完结。

评论(5)
热度(23)

© 沈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