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党。
rps国内吃ky,老张是本命,日本吃翔润,欧美吃鲨美哈梅,最近食用亨本,足球圈本命哈维梅西,娱乐圈小墙头taron
日漫欧美电影电视剧各种cp基本都吃,最近沉迷DC家,欢迎交流
【一般不逆不拆 题目标明cp 勿ky

药(三)【完结/伪完结】

黄渤醒来的时候天蒙蒙亮,一如以往。洗漱后打开了门,却见黄磊站在门口低着头,表情隐在阴影中,看不清楚。黄渤自然的迎上去,倒是黄磊抬头看到了走出门的黄渤,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脚下却向后退了一步。


黄渤本来没多想,只是今日师兄的举止神情都颇为奇怪,也不自觉停下了脚步,嘴上倒停不下调侃:“黄大厨,一大早的站人家门口是要破门而入非礼人家啊?人家不依哦。”说着还不忘配合的扭两下。但黄磊仍然没有回应,不止没有言语,连动作都未变。黄渤这才意识到师兄这次似乎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仔细再上下打量黄磊,黄渤皱起了眉头。眼底有不算淡的乌青,估摸又是一夜没睡;左脸隐约可见筋脉纹络;四目相视,黄渤还似乎捕捉到了黄磊眼里的异色;黄磊已经把之前微张想要说些什么的嘴闭上了,唇下特别是上唇底下好像有什么要生长出来。




这种症状,黄渤觉得很熟悉,但一下子就是想不起来。一时间,两个人都僵在原地各有心思,仿佛连着空气的流动都缓慢了下来,偏生这两个人谁都不敢先打破这个僵局。




先动的是黄磊。




没到半盏茶的时间,黄磊侧了侧耳朵,神色慌张:“艺兴有危险。”黄渤一下睁大了眼,“你要是信我,就把咱的丑宝贝带上,我不好说能不能救你,但至少能救艺兴一次。”黄渤几乎没有犹豫的跑进屋内从床前墙壁的暗格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自然就是黄磊说的丑宝贝。那是两人出师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起研究的东西,误打误撞研究出了这可谓是百毒不侵,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但也因为再没有捣鼓出来,这个宝贝一直被两人藏着以备不时之需。




再出门时黄磊已经不见了,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已经超乎自己的想象,黄渤匆匆赶到昨晚才来过吃饭的地方,却见门是大开着,门的两边站了十数人,神情动作都有点怪异,门里似乎也有争执,依稀还能听见平时一贯儒雅的师兄失态的嗓音。黄渤想了想,掷出一块大石头到另一侧,门口一半多的人被吸引了过去,黄渤趁机闯进了门。




门内,黄磊正挡在被吵醒不知所措的艺兴面前,背对着黄渤的是一个个子不算矮的男子,听到声音回过了头。这人黄渤认识,是京城王家的大公子,现在算是半个当家,然而真正让黄渤错愕的不是来人,而是他的神色。和师兄几乎无异的症状,每项都更加明显,眼仁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嘴唇下藏不住的两颗獠牙让黄渤终于回想起了为什么觉得眼熟。




这是年少时灭了黄渤和黄磊住的村子的“瘟疫”,当然,后来跟了师父的黄渤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蛊毒,毒发之人会丧失所有的理智,见到非同类人就会强制接触,接触就会传染,无一例外,能保持清醒的时间也只有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而破解的方法根本没有。




黄渤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浑身冰凉,脑子开始飞快的转动:昨天傍晚前师兄被请下山,原因是闹瘟疫,而小艺兴回来看到的只有字条,有可能昨天王家就被感染了,这是个圈套,师兄是被迫被带走的,也有可能是昨天傍晚前王家已经走投无路要被感染,才匆匆请师兄下山,无论如何,现在京城一定已经陷入这种“瘟疫”的恐慌。现在看来,师兄还清醒,但所剩时间不多,这趟回来估计也就是为了艺兴。




王家大少爷看着闯入的黄渤似乎陷入了沉思,再看看床上裹紧被子的艺兴,眼神流露出一丝玩味,对着黄磊开口:“我说过,可以留一个,但我不保证之后会不会下手。”黄渤看着黄磊投来的目光,终于懂得了师兄的意图,他有点难过,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绝对不是因为师兄这个决定。




“艺兴还小,也没啥武艺,留下他,你们之后抓起来也方便。”黄渤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走向了黄磊,主动拥抱住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嫌弃但也互相关心了快40年的兄弟。黄磊的手握住了他的,黄渤感觉到蛊虫正侵入身体:“师弟,是做师兄的对不起你,最后要牺牲的还只能是你,你知道,我放不下艺兴。”黄渤摇摇头,看着已经走出门,丢下一句“给你们时间话别,不该说的话别说,否则这个小孩我就杀了”的王家大少爷:“要是我,我也会保护艺兴,没事。”黄磊看看已经完全被眼前一切吓到愣住的艺兴,正想开几句玩笑让小徒弟放松一下,就感觉到蛊虫开始侵蚀自己的意识,只能对艺兴努力笑笑:“艺兴,看来咱们师徒缘分不深啊,你保重,总能再见。”然后转过身看向黄渤,“艺兴交给你了,我知道他对你不一样。”接着就匆匆出了门。




“别看,别想,别怕,该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艺兴抬起头,看到这个平时总是“欺负”自己,但也默默关照,事事都顺着自己的师叔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心理慌得不行。黄渤瞧见艺兴眼里的无措,手习惯性的又想摸上少年因为早起还为打理的乱发,就快要触到时,才幡然醒悟一般的把手收了回来。少年眼中的不解因为这个动作又加深了几分。黄渤叹了口气,后退了两步走到艺兴床边的桌旁,从怀中拿出一个包裹,是一个外面用布小心翼翼团成一小团的包裹,犹豫挣扎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把包裹放在了桌上,组织了一下语言,把关于这次瘟疫的大概情况简洁的告诉了艺兴,那些进门前被警告不能说的,几次都要脱口而出但又被他咽了回去。




少年出乎意料地很快消化了整个事件,他走到桌边,每走一步黄渤就往后退一步,艺兴看在眼里,不知道说什么,眼睛很快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包裹里是一串形状古怪的项链,他拿起项链看向黄渤开了口,想说的第一个字还因为紧张到嗓子哑没发出来声:“师叔,所以师父和你都被感染了吗?”黄渤眉间紧锁,想到还在门口的王家人,到嘴边的“是”字便再也说不出口。他抿了抿嘴,只说出一句:“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让这串项链离开你,不要随便触碰其他人。”艺兴看他不正面回答,不自觉向他走近了一步,还伸出了手想要够黄渤的衣角,一如刚来到这里时最下意识会使用的动作。黄渤吓得连退两步,有点生气的想责备少年两句,却在看到他眼角已经染上的红色和眼眶里藏不住就要掉下来的眼泪时心疼的说不出一个严厉的词来。




艺兴无助地把双手抱住放到脑后,嘴巴和平时跟师父师叔撒娇时一样有些撅起,眼里乃至脸上都是藏不住的迷茫无助。黄渤想了想,做了个戴项链的动作,艺兴还有点迟疑,但还是机械地拿起并戴上了桌上的项链。黄渤看着就算只穿一件白色单一,脖子上还戴着样式夸张项链也依然好看到要发光的少年,自己的眼眶也有点湿了。




黄渤就这么看着艺兴,看了挺久,艺兴也没有动,眼睛也一直没离开黄渤。就这么硬生生对看着,气氛倒也没有尴尬,就是能感觉到浓浓的,无法忽视的悲伤,黄渤分不清这悲伤来自谁,他总觉得不应该是自己,但他也感觉到了似乎眨一下眼睛就能带下一串水珠。




他不想承认自己会因为这种事流眼泪,但要是是为了眼前的孩子,感情丰富似乎也没这么讨厌了。




还是黄渤打破了沉默,他看进艺兴的眼睛里,让艺兴所有的情感,害怕,悲伤还有更深更复杂两个人都没法也不想深究的东西,都无处遁逃:“艺兴,你太善良了,保护好自己。”艺兴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一点头,表情有些麻木,“好像这对你不公平,但我和你师父怎么都不想看你被传染,所以,就算只剩下你一个人,保持你的善良,无论别人对你怎么样,都不要对世界失望。”




黄渤说完就迈开了步子走到门边,几步路的距离,此时格外遥远。他想打开门,顿了顿,还是转过身向艺兴招了招手,憋出了个微笑:“以后没人能帮得了你了,你也要长大,但是,别忘了我和你说的。”说完,推开了门,大步走向神色焦急的黄磊,安抚地给了个眼神,再点了点头,努力抹去最后看到的,少年如迷途的羔羊那茫然不知接下去该怎么做的神情




黄渤在和黄磊一起被王家人带走前最后听到的声音,是冲到门口的艺兴发出的只有气声连嗓子都没用上的一声“师叔”,他想想挺满足的,虽然还是可惜没能听到少年清冷的嗓音。他又想起几月前过年时他一时兴起为新师侄许下的愿望,“一世安康,一生欢喜”,至少到最后,他都努力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前路太远,只希望少年保持那份纯真,哪怕遗失了很多,至少,实现那一世安康的愿望。




【END/TBC】




文后:




这是故事最初想展现的模样,算是OE偏BE。




文中的梗其实就是第十二期的变异梗,师徒党直接跳渤兴也是实力被戳萌点。




最近真的忙,也没空好好看文字的流畅程度,好多都是课上随手在草稿纸上写的。本来今晚是要写论文的,但还是看着写了1000字不到的手稿决定打完,以兑现一周的承诺。




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文字实在是半古不古,以后应该还是会避开古风,不过不知道近期还会不会写东西呢~




之所以打上TBC和伪完结,是因为基友一句“冷cp哪来的资格BE”,就想了个小尾巴,但是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快半,我还要写会儿论文,小尾巴啥时候产出也不知道,如果喜欢这样的结尾,停在这里也不错,如果想要HE的小尾巴,给人家留言哦~周末努力把千字不到的小尾巴渣出来。




再次谢谢这个小号启用以来陪伴我第一篇文的你们~冷cp也有小伙伴真的太好,谢谢你们对于这种文字也看的下去TUT




下篇文或者小尾巴见~




沈肆 10/01/2015 2:24

评论(5)
热度(17)

© 沈肆君 | Powered by LOFTER